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充值
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快捷导航
菜单

编辑推荐

他就这样走了

[复制链接]
君子傲つ发表于 2019-7-15 14:0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他就这样走了
  他走向了深渊,他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  

  他就这样走了

  ——隐雨


  那一天,辉走在路上,一个人,是的,就他一个人。在他的肩上,挎着一个大大的包。这包还是他大一来学校时买的,现在看起来已经旧的不成样了。但辉还是需要他,因为他没其他的包了。在这个若大的包里,除了几件他经常穿的翻白的衣服之外,什么都没有了。书,都被他买了,宿舍里大一发的被子,也都捐给了希望工程里面。

  辉的这次离开,不是因为他大学毕业而离开。他旁边没人来送他,没有毕业般学校规模宏大的欢送对。今天的日子对他来说是一个昏暗的日子,天上的一切好象都是浮躁的,好象天空要倒塌下来。辉的离开是被学校勒令退学,是的,他被学校开除了。不再是一名大学生了,再也不是。从此A大学也就少了一名叫辉的学生。

  辉走在校园里,一切都是他来时的样子,看着周围匆忙走过的人群,有的在笑,有的就一个人低着头走着。

  辉不知道去哪里,他不敢回家,到现在家里还不知道他在学校的情况。他告诉宿舍里的同学如果家里人打电话过来就说他去外面实习去了。他什么都不怕,就怕家里知道他的情况。因为他的家在乡下,是个很封闭的贫瘠的村庄里。当时来学校的时候村里人都为他送行,他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。他还能想到当时他哭了,看到那么多父老乡亲们在火车站向他挥手的情景。

  但今日,全没了。他不再是人们心中的大学生了。什么身份都不是,除了一个被学校勒令退学的坏孩子。

  望着学校的校门。还是老样字,锈迹斑斑,就像是一尊死亡了的躯体,让人很恐怕。还能想到辉来学校时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这校门。他就纳闷,怎么一个大学就这样一个高中似的校门。一开始就给了他一泼冷水,给学校将了几分信任。

  进了里面才知道,自己的话被印证了。那是一个怎样的破学校。宿舍不像是一个大学生住的,上下床,没有书桌,没有单卫生间,没有电风扇。下雨,还能见到从墙壁上流进来的水。真的受不了,比高中初中的宿舍烂多了。想想当时怎么就选中了这学校呢?一定是被广告骗了,当时说的好好的,什么都有,条件很不错,有公寓,还有现代化教室。都是慌言,都是骗子。这是辉给学校最好的评价。

  想想自己高中时候的成绩和其他同学不相上下,但人家的学校多好!一个个打电话过来告诉,在想想自己的学校,都不好怎么对他们讲。心里很怨,不该来这样的学校。

  最不解的还是,周围的同学不读书。家里很有钱,但辉没有。他什么都没买过,衣服还是穿高中时候的。同学见了都用一中异光看着他,弄的他心里很不舒服。他也没有现代信息的手机,没有复读机,没有文曲星。凡是同学们有的高科技产品他都没有。在同学眼里他没地位,因为他穷,他酸,一身上下都是穷酸样。

  本来辉的成绩很好,但在这个学校好的能把你变的臭到底。上课没人听,倒下一大片。考试的时候提前一个星期突击一番,及格没问题。如果你家里有钱,你可以向老师通融一番,就这样过了。奖学金不一定就你成绩好就可以拿的,还要看关系,看你的经济实力。大一那一年,辉的成绩本来是十拿久稳的可以拿到奖学金,但到头来,什么都没有。其中就有黑箱在里面作怪。这是由辅导员说了酸的。

  沉重的打击给了辉,他看不惯这个社会,看不惯这个垃圾学校。里面的人,和事,他很想逃避这里。但他能够逃到哪里去呢?这里他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。对他来说,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个孤独的荒岛,他就在里面转悠着。

  现实使的辉也不再爱他的学习了。认为学习顶个屁用,人家用钱把你的成绩给收买了。你成绩好,还不照样被人看不起,照样拿不到奖学金,照样追不到女朋友。你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书呆子,一个乡巴老。

  越想这些,心里越是不痛快,越冒火。

  心想,你们不就上家里有几个臭钱吗?你们都是饭桶,都是学校里的寄生虫,都是一帮伪君子,一帮流氓。你们看不起我,我还为你们可怜呢?就知道在老师后面拍马屁,给老师抬杠,都是孙子。想到这些辉的心里才解气,鳖的实在是慌。

  妈的,你们是有钱,我也给你们弄几个钱过来看看。

  从此他就在向罪恶靠进。他也在慢慢的腐蚀。他的灵魂也在变质。他的一只脚已进了地狱之门。

  他逃课,他一个学期也就上过几节课。而且都是在上面大瞌睡。他吸烟,一天至少一包烟,都是好烟。他喝酒,晚上没事就和几个哥们去喝酒。喝的是烂醉,每次都是摇摇慌慌回来。

  他也去过发廊,他看不惯学校这些像鸡一般的女大学生。心想她们哪里是大学生。都是用自己的美貌去骗男人的钱,大吃大喝。一身上下都是一股的骚味。辉看不惯。就跑到妓院一般的黑地方和那帮女人们乱搞。

  辉真的是堕落了。辉不再是开学时的辉了。昨日非比今日了。时代也不同了。辉身上穿的是名牌,他也敢在那些富家子弟面前自豪的走动了。嘴里刁着根烟,手放在口袋里,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。这就是路上你能看大的辉了。

  不惊要问,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?一个月家里只给他两三百块,那是绝对不够他发。他在学校没有找工作,在校外也没兼职。每天看到的是他在学校里混。

  谁都可能不知道,他是和外面一帮混混打好了关系。一到星期六就和外面的流氓去抢去偷。有时一个晚上就能够搞到几千块。那是够他花几个星期的。

  他们身上有时会带刀。他曾经就捅过一个人,因为刚刚在抢他的钱时,这人想跑,辉火了就用刀捅了一刀,不过不是很深,怕出人命。

  辉现在是一个流氓了,是一个小偷了,进入了了。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进行着。他也在大跨步的走向深渊或许是地狱。他没有回头,甚至是更加的厉害,他讨厌这个学校,讨厌周围的一切一切的人。

  但他的行为终究一天是要被发现的。俗话说人总在河边走总有一天会沾上水的。是的,辉那天就沾到了水,而且一沾就沾的好多。没有了回头的机会。

  那天,他又和这帮哥们去抢,在抢的途中,被人发现,报了警。他没有被逃脱,被抓了起来。关了半个月。

  这半个月他的是事情在学校全知道了,像是给明星抄作一般,他在A大学出名了。他是一个强窃犯,是一个。

  学校对他的事情进行了研究。一张绝命书下来了。他被勒令退学。这通知在学校的宣传栏上贴着,而且是用大大的白纸写的。很耀眼。

  那一天他的离开就是在学校宣布的第二天。他不想去说服学校给他机会,他不想,因为这都没用。他不想呆在这个地方,那是个恶魔般的地方。去了的人就要被里面的物质所污染。

  辉离开了这个地方。他去哪里呢?他不太清楚。

  来到这个城市的最辉煌的桥上,这桥是这个城市的象征。他站在上面,风吹向他,很猛烈。他的头发在风中乱了。肩上的那个包还在。看着这即陌生又有点印象的城市。他希望自己不再来。让他很伤心,他的路在这里被阻了,前途也不再了。

  第二天,他就踏上了一个火车,这车不是回家乡的。也不知道是到哪里去。他望着窗户外,眼里很迷茫,很深沉。

  窗外的树在火车的加速时快速的向后移动着。他的心他的人也在快速的移动着。别了,这个地方,也别了这个学校。别了曾经的记忆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0791-7116179|(Email)hhj7116179@yahoo.com|(OICQ)313094042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注册会员

楼主最新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